广告

2010-11-18 15:03:39 作者:屠晨昕 来源:钱江晚报 浏览次数:0 网友评论 0

  昨天下午,在西子湖畔一家宾馆举行的首届杭州国际青年剧作家论坛现场,杭州师范大学中文系主任黄岳杰是听讲最专注的一个。中场休息时遇见记者,黄教授第一句就感叹:“国内,舞台戏剧一直在边缘化中挣扎,原来在国外也是这么艰难啊!”

  由中国剧协、杭州市文广新局等主办的本届论坛,邀请了来自欧美和亚洲9个富有深厚戏剧传统国家的9位优秀青年剧作家,围绕着“青年剧作家的现状与使命”这个议题展开了热烈讨论。这是近年来国内举办的最大规模世界青年剧作家峰会之一。

  同时,作为中国剧协《剧本》杂志“中国剧作家工程”重要内容的“中国优秀青年剧作家作品展演”系列活动在论坛上拉开帷幕,推出第一位青年才俊,便是杭州市艺术创作研究中心的优秀青年剧作家余青峰,他的越剧作品《大道行吟》在浙大紫金港校区率先演给与会全球同行看,并将开作品研讨会。同时举行的,还有《剧本》杂志青年剧作家创作基地和余青峰戏剧工作室授牌仪式。

  论坛上各国青年编剧的讲述给予杭州本地同行一个强烈的感受,就是在网络时代传统戏剧的市场日益萎缩,除了德国、英国等少数国家以外,编剧的日子都过得极为艰难。日本剧作家土田英生回忆起英国之行时苦笑道:“在伦敦,别人听说我是编剧,个个表情都很惊讶、很艳羡;可是在日本我说自己是编剧,总有人反问我:‘那是什么东西?’”意大利女剧作家安娜·卡尔内罗则不停地抱怨:“德国有200多个政府支持的剧院,可是在意大利却只有17个;新戏在英国像样的剧院里演出都很受欢迎,可是在意大利演戏剧赚不了啥钱,很多剧团只有三四个演员,多了就养不起……”

  “20世纪最伟大的剧作家布莱希特曾说过,‘剧场是一个民族当中思考的空间。’可是看看现在,戏剧在公众文化生活中的比重被挤压到多么可怜的境地!”北京剧协秘书长杨乾武对记者说。

  “如今,中国面临着文化体制改革。在原有体制下可以混日子,即使一辈子没写出一部有质量的作品,每月都能拿固定工资。这在国外是不可想象的。”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国家一级编剧喻荣军的发言,惹得众人不住点头,“我们的青年编剧,必须以超常的速度成长起来!”
 

[错误报告] [推荐] [收藏] [打印] [关闭] [返回顶部]

  • 验证码:

最新图片文章

最新文章